悟空说财经

利奥·梅拉梅德:当代的“金融衍生品之父”

小美 53阅 2016-02-18

利奥·梅拉梅德:当代的“金融衍生品之父”

利奥·梅拉梅德是全球公认的“金融衍生品之父”,他是芝加哥商业交易所集团(CME GROUP)的终身荣誉主席。他发起创建了金融领域首家期货市场——国际货币市场(IMM),推出全球首个外汇期货合约,被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默顿·米勒誉为“20世纪后期最具影响力的创新”。他领导CME不断推出新的金融衍生工具,包括国债期货、离岸美元期货及股指期货。他率先建立全球电子交易系统Globex,令CME据此演变为CME集团,成为全球首屈一指的期货“超级航母”。他曾任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顾问,为世界多国政府提供了期货市场咨询。

他还是一名专业律师和一位精干的期货交易师,全球市场咨询机构梅拉梅德联合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歪打正着——逃向期货

作为纳粹大屠杀的幸存者,1939年,一年级小学生梅拉梅德和他父母一道逃离故国波兰。一家人穿越西伯利亚,途经日本,历经千辛万苦最终到达美国,定居芝加哥。幼年的利奥从此开始了异国他乡的移民生涯。1950年他考入伊利诺伊州大学医学院,第二学期转为法学院预科生。1951年夏,在德语教授诺曼太太推荐下,利奥进入约翰·马歇尔法律学院。

伴随学习压力而来是沉重的经济压力。正巧此时《芝加哥论坛报》一则律师事务所招聘启事抓住了利奥的眼球。启事上说有家事务所正在寻找一名“跑单员”,工作时间是上午九点到下午一点,与利奥的课时完全不冲突。利奥断定这是为法院事务寻找一名“专业跑腿”,而且事务所的名字很长,无疑是一所历史悠久、颇有名气的律师事务所。于是利奥怀着成为一名律师的远大理想,踌躇满志欣然前往应聘。

第二天,当利奥按照地址来到西杰克逊街141号,却疑惑地发现自己站在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大楼前面。利奥一边上楼一边犯嘀咕:律师事务所为何要设在期货交易所大楼里?直到走进办公室,他仍然一头雾水不知庐山真面目。

填写申请表之后,利奥被叫进房间进行面试。然后被指示第二天9点到北富兰克林街110号去找乔·西格尔。利奥对自己说:今天这只是一个招聘办公室,明天自己就会走进真正的律师事务所。可是当第二天到达那幢大楼时,门前石头上分明写着:芝加哥商业交易所。

利奥仍抱着最后一丝幻想:该事务所多半设在交易所里专门从事商业法务吧。走过大厅时利奥看到了难以想象的景象——“我就像走进魔幻仙镜的爱丽斯,来到一个不只一名‘疯子哈特’的世界,那儿有数百个‘哈特’——交易商的叫喊、他们身体和双手的动作,强烈地俘虏了我的心,这是空前未有过的事情……那片场地上有一种生命的活力,神奇而激动人心,虽然我根本搞不懂到底这是怎么回事,但却在冥冥之中鬼使神差变成了其中的一员”。

就在这里,利奥为当时芝加哥商业交易所的理事长、美林场内经纪商主管西格尔先生“跑腿”,主要交易鸡蛋和洋葱。由于他勤奋好学,薪水从25美元/周涨至45美元/周。从此利奥与交易池结下不解之缘。他在自传中写道:“我着迷于买卖合约那种公开喊价,惊叹所有事情发生时的那种速度,以及在充满着希望和汗水的竞技场上那些参与者的芸芸众生相。”

自此,利奥终于从纳粹屠刀下的波兰,历经千难万险阴差阳错,逃进了期货之门。

定规方圆——自己先管好自己

利奥从最低层的跑单员一步步攀升到芝加哥商业交易所理事长后,询问当了15年总裁的哈里斯:“一个市场有没有可能不再出现逼仓?”

显然这是一道难题。哈里斯皱起眉头敲着下巴:“我实在是不知道。”

“那么,让我们自己找出答案吧。”

那时候,除了农业部下属的商品交易局,没有其他监管部门,但利奥相信这样的局面不可能长久。如果不希望政府来指手划脚,就必须证明CME可以监管好自己。曾任CME秘书的经历使利奥通晓场内交易全貌。他知道许多规则已经过时,但没想到竟然如此过时。利奥组织了几十个委员会、几十个会员和律师对大量规则进行了审查和修订,耗时一年半最终形成一套新的架构。交易所的章程最终变得清晰、及时和权威。

新规则立即面临考验。利奥与大名鼎鼎的索尔·斯通狭路相逢。斯通20世纪30年代成为芝加哥商业交易所资深会员,一手创办了令人敬畏的索尔·斯通结算与经纪公司。当逼仓行为发生,是什么商品并不重要,手法都是一样,就是拥有大部分可交割商品,因而得以控制期货市场的价格。

利奥的私人顾问马洛·金对于统计信息比计算机还要精确,他证实斯通对到期月合约的可交割猪腩进行挤仓。他警告说:如果不加干预,斯通可以将价格抬到他希望的任意高位。

“就是他。”利奥告诉哈里斯:“我要阻止他。”哈里斯却阴阳怪气:“祝你好运。”

为了体现对斯通“长辈级”年龄的尊重,利奥登门拜访:“您可以尖叫、争辩、虚张声势、呐喊,但事实证明你拥有比现货可供应量更多的猪腩。而这是犯规。”

“我不知道有这回事。”斯通嘴角露出一丝诡谲。

“无论如何,到下周五必须将超出的头寸平掉。你有整整一周来做。我不会打搅你或对其他人张扬。没有别人知道。但我希望你下周一开始每天将猪腩头寸削减10%。”

“你肯定疯了,谁能发号施令让我干啥就干啥?做梦!”

利奥打开交易规则:“这里白纸黑字一清二楚,商业行为委员会有权要求你提高保证金,直到你支付不起为止。请不要让我证明这一点!”斯通的回答是一声冷笑:“我不这样认为!”

到下周二早晨,什么也没发生。利奥平静地打电话给斯通:“今晚你将接到正式通知。你猪腩头寸的保证金将每天提高25%,直到你平掉一半。”斯通一声不吭挂断了电话。

周三,猪腩合约出现了跌停板,周四继续跌停,周五照样。斯通公司的大量抛盘使市场螺旋式下降。到周末,斯通已将其头寸减半。利奥赢得了胜利,令市场大鳄刮目相看,从此树立起新规则自律的权威。

推荐文章

复制链接分享到微信

http://m.wukongshuo.com/news/20160218/49202.html

长按链接文字拷贝链接,粘贴到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