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说财经

最牛散户:香水大王周信钢七次举牌五次涉嫌违规

犇牪牛股 1022阅 2017-01-07

没用马甲,也没有多么花哨的解释,最牛散户周信钢7次举牌,5次出现信息披露违规,遭到谴责、处罚。其秘书则声称系周个人性格原因。近年来,散户举牌事件愈加多见,更有散户因信披违规被诉。这一现象屡次出现,被认为与我国目前惩处力度有关。

一线调查

“最牛散户”周信钢七次举牌五次违规

66岁的周信钢,正以近乎创纪录的信披违规问题,成为2017年首个股市“红人”。

在国内两家著名私募网站上,南京雷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奥投资”)的简介中看不到管理规模、投研人数以及谁是基金经理。只是简单罗列有两只基金正在运行,其中一只能看到净值与总收益率,另一只的关键信息全部留白。“从净值结果与净值曲线来看,这只尚能看到数据的基金与国内同类私募基金相比只能算中偏下。”国内一家第三方私募理财经理评价道。

雷奥投资成立于2015年6月10日,相当年轻,不过雷奥投资的董事长——周信钢,却以“最牛散户”闻名多时,早在2010年就已扬名股市。最近,他因交易被深交所连发两道监管函。

牛散周信钢这一次没那么幸运了。2017年1月3日晚间,深交所发布监管动态,因其举牌新元科技(300472.SZ)信披迟到长达九个月,深交所对周信钢及其妻女共三人账户限制交易,限制期自2016年12月27日至2017年2月9日。《中国经营报》记者梳理发现,这并非周信钢第一次领罚单,上次被罚原因几乎与之相同,其七次举牌,至少有五次信披迟到。

目前,相关规定对信披违规的顶格处罚为60万元,这被网友认为略显“轻松”。

自称资金大 一战成名“美欣达”

在国内某大型财经网站股吧,关于周信钢内容的帖子多达13页,帖子内容多是对他仓位的跟踪与讨论,鲜有对其投资以外的个人信息描述。细看这些帖子用词与语气,股民对他的崇拜扑面而来,溢于言表。人们对他谈论最多的则是周信钢相继举牌康跃股份(300391.SZ)、新元科技(300472.SZ)。事实上以上两次举牌,信披均迟到,为此,深交所对周信钢出具两份监管函。

“跟他联系沟通时,他并不知道自己的持仓已经过了举牌线,”新元科技证券部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我们周总平时很忙,”周信钢的秘书对记者说。与国内其他私募不同的是,周信钢并非以投机为生。在南京,他名下的实业企业多达七家,业务以香水、香精、化妆品的生产与销售为主。仅其中一家——圣美伦香水有限公司一年的营业额就过亿元,因此,他又有“香水大王”的称号。

周信钢的具体身家无从得知。仅以股市来论,据统计,截至2016年三季报,周信钢以其自己的账号进入的上市公司就有恒通科技、汇中股份、新莱应材、立霸股份、太空板业、温州宏丰、鲁亿通,最近周信钢举牌的上市公司则有康跃股份、新元科技。仅以周信钢自有账号对上述9家上市公司持股,初步估算其市值已超过7.6亿元。此外,周信钢尚以其妻子李欣、女儿周晨账号持股。“我就是一个资金规模大点的股民而已,几个亿吧,”2013年7月,周信钢在仅有的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

如果没有深交所的通知,没有上市公司的举牌公告,周信钢不知会在股市潜行多久。2010年6月24日,美欣达(002034.SZ)发布公告,6月23日周信钢通知上市公司,周信钢与李欣、周晨、南京欧亚香精香料有限公司、圣美伦(南京)香水有限公司为一致行动人,自2009年10月起增持美欣达公司股票,截至6月22日,周信钢及其一致行动人对美欣达持股已达到7.52%,超过举牌线。这是周信钢首次举牌上市公司,首次举牌就因违规被监管部门立案调查。

查看2011年1月6日中国证监会对周信钢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记载,周信钢是在接到深交所通知后,才公告举牌的,对此他解释对相关法规不懂。据了解,早在2007年,周信钢就开始用“周信钢”“李欣”“周晨”“南京欧亚”“圣美伦”5个证券账户交易美欣达股票。至2010年3月19日,也就是在公告发出前三个月,上述5个账户对美欣达持股就已经达到5.15%。

尽管30万元罚单压身,但周信钢并未方寸大乱。举牌之后,事实上美欣达股价连续跳水,后长达5个月一直低价横盘,周信钢自称账户亏损,但坚持没有卖出。2011年2月,美欣达股价走势终于甩脱横盘僵局,股价稳步抬升,显露牛股特质,量价齐升,坚定向上,3个月后,股价翻倍,并在5月20日达到峰值——29.5元。5月12日,周信钢举牌持股长达11个月后坚定卖出214.91万股,卖出持股占比2.65%,卖出均价超过25元。对比当初约12元的持股均价,周信钢盈利翻倍,以每股12元盈利计算,仅这一次减持,周信钢大赚超过2500万元。

股市虽然为他带来如此丰厚利润,但他刚入市的理由却显得没什么野心。“最初炒股是想赚点钱把我的香水产业做大。”周信钢曾对外界透露。

压筹小盘股 多次买过举牌线

周信钢的成功案例又何止于美欣达。

2012年6月20日,光韵达发布公告,称周信钢及其一致行动人于6月18日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增持3000股光韵达,累计持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5.0003%,持股成本在12元与13元之间。

彼时3D打印概念正被市场热捧,光韵达的主营业务正是激光应用技术,拥有世界级的精密激光设备一百余台。其业务属性正好与当时热点契合,公司发展正值风口,利好不断。2013年5月10日,光韵达发布权益分配方案,每10股派现金1元,每10股转增10股。复权下来,周信钢一年前的持股成本仅在6元左右。

风口之下,光韵达成为2013年牛股,底部一路抬升,从6元(复权后)一路向上,待到2013年10月,股价借着3D打印风口一路向上冲高至22元。在上涨通道中,2013年5月29日,周信钢以16.31元减持84.27万股。仅这一次减持,初步估算,他每股盈利10元左右,大赚800余万,对应持股比例仅为0.6289%。尽管,他在后来卖出光韵达的具体时间无从得知,但光韵达后来的股价丝毫不改牛股特质。2015年6月,光韵达最高冲至59.88元。

纵观周信钢出入过的股票,他们都有一个特点:新股或次新股,盘子极小,流通市值多在20亿元以下。让他一战成名的美欣达如今流通盘市值仅22亿元。恒通科技流通市值26亿元、汇中股份流通市值14亿元、新莱应材流通市值16亿元、立霸股份流通市值24亿元、太空板业流通市值22亿元、温州宏丰流通市值20亿元、鲁亿通流通市值15亿元、新元科技流通市值12亿元、康跃科技流通市值13亿元。

从统计来看,这些小盘股多带有重组概念。康跃科技重组案已于2016年12月被证监会核准,太空板业于2016年8月26日宣布重组完成。不过2016年市场变数加大,周信钢多只重仓股的重组均以失败告终,如新元科技于2016年9月宣布重组终止、鲁亿通于2016年12月26日宣布重组终止、立霸股份于2016年8月4日宣布重组终止、恒通科技于2016年12月20日宣布重组终止。

周信钢进出的股票众多,仅举牌事件就发生7次,其中多次因越线多日后被他人提醒才得知自己的买入行为已经构成举牌。记者统计发现,截至目前,周信钢共举牌7家上市公司,其中,4次举牌信披迟到,短则1月有余,长则超过9个月。其举牌明家科技(现名为明家联合)信披虽然合规,2013年6月24日增持193400股,使持股比例达到5.077%,次日通知上市公司,然而就在6月24日当天,周信钢又卖出51500股。此举因构成短线交易,而被认为违规。从各上市公司披露的简式权益报告中,周信钢对举牌目的均表述为“投资”或类似字眼,从其事后种种操作来看,他似乎从未想过得到上市公司控股权。

这样一位闻名股市的超级牛散,在生活中仍是低调的。记者多次与其联络采访,均被婉拒,记者与南京当地12家阳光私募公司人士联系,无一人称与周信钢有过接触与交流。私募排排网数据中心工作人员多次尝试与南京私募圈联络,多位接触人士称没见过周本人,只听说过关于他的新闻。据监管层公布相关信息,周信钢1951年1月生人,今年已经66岁。

2016年1月6日,周信钢的秘书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周本人不愿接受采访,而秘书则称这些行为,或许是周的个人性格所致,难以做更多解释。

牛散不举牌者众

自2015年A股股灾事件爆发以来,举牌上市公司事件此起彼伏,险资、创投、产业资本、股权投资等在举牌者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其中不乏金融巨鳄也不乏知名牛散。只是与前者相比,后者因非机构身份而显得行动更加隐秘,面目更为模糊。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6年6月1日至2016年12月13日,A股共发生43起举牌事件,其中个人参与举牌事件多达10例。除周信钢外,文细棠、谢先兴、马淑芬等牛散因举牌而暴露其出没股市行踪。

2016年8月18日,中国软件(600536.SH)发布权益变动报告,称自然人文细棠举牌中国软件,报告同时披露,2016年7月18日,文细棠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增持中国软件3289750股,使持股比例累计达到5.09%。也就是说,文细棠举牌信披迟到一个月。

根据《证券法》规定,通过二级市场增持上市公司股份达到5%时,应在发生事实当日起三日内向监管机构、交易所作书面报告,同时通知上市公司并予以公告。且在上述期限内不得买卖上市公司股票,并且举牌半年内,举牌人不能进行反方向操作。然而查看文细棠披露的交易记录,自7月18日到8月15日,文细棠共发生7次卖出行为,共卖出4718786股,此举亦构成短线交易。查看中国软件彼时股价图,最低26.29元,最高31.67元,仅以最低值计算,文细棠短线卖出套现超过1.2亿元。

2016年10月,文细棠被广东省证监局出具警示函。不过其被警示理由则是另一宗事件。文细棠2016年上半年对顺威股份(002676.SZ)的减持被指违规。据查,2016年3月23日至4月18日,文细棠通过集中竞价减持5030550股顺威股份,占上市公司股份比例的1.26%,套现超过9637万元。然而文细棠是对顺威股份持股超过5%的大股东。根据《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文细棠应在减持前15个交易日披露减持计划,并且三个月内累计减持不能超过总股本的1%。也正是因这一行为,2016年11月16日,深交所对其公开谴责。

值得注意的是,文细棠一度有机会成为顺威股份实际控制人。2015年11月,顺威股份发布定增案,借助参与定增,文细棠与其一致行动人将持有顺威股份38.2%的股权,成为实际控制人。不过2016年3月,这一定增宣布终止。

与文细棠的高调相比,马淑芬的面目则显得特别模糊。2016年6月21日,西藏发展(000752.SZ)发布公告,6月6日,马淑芬买入西藏发展股票已达到5.0007%,构成举牌,然而据西藏发展介绍,西藏发展并非从马淑芬那里得到这一信息,而是6月7日从中登公司获知这一信息。

为此,6月20日,西藏发展将马淑芬告上法庭,要求确认马淑芬截至6月15日买西藏发展占比5.15%股票的行为无效,要求其在二级市场抛售,所得归上市公司所有。

西藏发展的这一行业并未震摄马淑芬。7月6日,西藏发展再次公告,6月30日,马淑芬增持西藏发展,累计持股比例已达到10%,再次举牌。与前次行为相同的是,西藏发展也是从中登公司获知这一信息,而非来自马淑芬。向上市公司递交必要资料的是其代理人彭瑶。

监管层显然已经注意到马淑芬的行为,2016年8月,中国证监会西藏监管局对马淑芬出具警示函。

与文细棠、马淑芬相比,举牌者谢先兴并不完全是一个牛散。他是1944年11月生人,今年72岁,2016年11月9日,谢先兴举牌海达股份(300320.SZ),市场有人开玩笑:海达股份获72岁大爷青睐。事实上,谢先兴与其三个儿子一同为浙江永强(002489.SZ)实际控制人。

推荐文章

复制链接分享到微信

http://m.wukongshuo.com/news/20170107/95784.html

长按链接文字拷贝链接,粘贴到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