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说财经

特朗普刺激经济太过强势 引起全球市场不满情绪

三清点金 114阅 2017-01-12

世界银行称,如果特朗普政府实施新的贸易壁垒,会引起其他国家的“报复”,从而削弱财政刺激带来的经济收益。

该行称,总体而言,评估特朗普经济政策的影响还为时过早,因此对美国今年和明年增长预测维持不变,分别为2.2%和2.1%。世界银行的这份前景报告并没有纳入特朗普政策的预期效果。

世行预测,2017年全球经济增长2.7%,比去年6月的预测下调了0.1个百分点,基于贸易停滞、投资疲软和政策的不确定性,去年对全球经济增速的预测还曾降至2.3%,创金融危机以来最慢增速。

特朗普

世行估计,明年全球经济增长率将达到2.9%,也比去年6月的预测下调了0.1个百分点。

其他主要经济体方面,该行预测,今年欧元区经济将以1.5%的速度扩张,因英国将开启退出欧盟的谈判,引发不确定性,这将拖累今年和明年的经济增长状况;日本今年或将增长0.9%,而中国或将增长6.5%。

据世界银行估计,如果特朗普政府承诺将企业所得税税率从35%下调至15%,并下调个人税率,美国今年的经济增速可能会加速至2.5%,而2018年将达到2.9%。

该行称,美国经济增速的提升,将带动全球经济增长率在今明两年分别提高0.1和0.3个百分点,这取决于减税的时机和美联储的反应。

犯错是人之常情。但央行决策犯错意味着国家财富被摧毁,数百万人将丢掉饭碗。

这便是为何过去13个月中,美联储官员对待加息依旧如履薄冰的原因。由于美联储在2016年12月加息且年底时工资跃升,一个新的风险蹑手蹑脚地爬进了他们的辩论中:要是加息太慢会怎么样?

众所周知,商业周期中的转折点难以定位,一位承诺其政策将加快美国经济增速的新总统已经给美联储面对的挑战引入了一个向上的意外。美联储官员们想借助略微过热的经济来补充劳动力市场的增长并推升通胀。但在当前失业率已经低位运行的背景下,当选总统特朗普承诺的财政刺激提高了美联储错误行动的风险。

前美联储理事,现领导一家以其名字命名的政策分析公司的Laurence Meyer称,政策错误的风险更大了。委员会正获得的东西比其指望的要多。他解释道,他们(注:指委员会)想要过热的劳动力市场,他们想要通胀。但特朗普的政策将让这两大目标受到考验。

自量化宽松于2014年终结起,美联储官员们已经表明了将把基准政策利率调整回正常水平的倾向。“渐进”是他们用于描述利率上升轨迹的术语。现在,他们正试图取信投资者和他们自己:如果必需的话,他们已经准备好转向更快的升息。

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驻纽约资深经济学家 Laura Rosner称,“(美国)经济似乎处于更佳的形态中”。Rosner指出,虽然美联储官员在2016年12月发布的中期预测中预计2017年将加息三次,但不存在有关加息时机的具体指导。

财政刺激

特朗普将于本月晚些时候正式入主白宫,此前他曾许诺将把美国经济增速提高至3%到4%或在当前扩张速度基础上翻大约一倍。税收改革和财政刺激是两大正在讨论中的提高产出的工具。

非农就业报告显示,美国12月失业率为4.7%,工资年率增速为2.9%,创2009年以来最大值。美联储官员预计4.8%的失业率暗示经济正最大化使用劳动力资源。基于市场的通胀补偿指标已经开始上升。

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Eric Rosengren)在本周一的采访中称,对失业率下降过度以及通胀过度上升的担忧是合理的。他预计通胀将在2017年抵达美联储2%的目标位。

政策错误

在利率决策方面,事后回想起来觉得当时的举动笨手笨脚的情况相当常见。2011年欧洲央行加息两次就为了扭转此前决策,但2012年该行进一步降息,因欧元区经济陷入衰退。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2004年-2006年间的加息被斯坦福大学教授John Taylor批评为是导致金融危机的一个“关键因素”。

没有央行官员想要重蹈由于政策判断失误引发经济动荡的覆辙。20世纪美国两次灾难性的经济危机(30年代的大萧条和70年代的高通胀)诱因均为美联储决策失误。

美联储12月会议纪要称,许多委员判断就业数据大幅升破他们充分就业预估的风险也许意味着美联储将必须“更快地提高联邦基金利率”。

又或者并非如此。美联储官员们已经迎头赶上了这一事实,即出于各种原因,经济对刺激的反应不如他们预料的那么大。举例来说,2014年底时,美联储预计2015年美国经济增速为2.6%-3.0%,但事实上当年经济增速仅为1.9%。

推荐文章

复制链接分享到微信

http://m.wukongshuo.com/news/20170112/96052.html

长按链接文字拷贝链接,粘贴到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