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说财经

25年来首次营收下滑 富士康会吊死在一棵苹果树上?

从商之道 875阅 2017-01-13

头戴中国制造业明星光环,以代工者身份崛起的富士康终于没能抵住营收压力。1月11日,富士康宣布,自1991年上市以来年度营收首次下滑。

黄金代工期已逝

作为代工厂中的老大哥,富士康曾经借着人工成本低的红利,保持了多年的高速增长。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和同类竞争者的抢食,代工者的单一身份难以为继。不过,在利润逐渐稀薄的当下,郭台铭也有着自己独特的商业方向。

利润下跌早有征兆

11日,备受瞩目的富士康交出了2016年成绩单。

数据显示,富士康2016年收入为新台币4.356万亿元,同比下滑2.81%。这是富士康自1991年上市以来的首次营收下滑,从每个月的数据来看,除了第三季度同比增长2.22%外,其余季度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

郭台铭的代工帝国还能撑多久?

实际上,这家在全球制造业供应链上举足轻重的公司,早已出现利润下跌征兆。2013年,富士康营收约合人民币8193亿元,同比增幅仅1.25%,远低于之前设定的15%的目标。而在去年第二财季,富士康净利润降至新台币177亿元,2015年同期为新台币257亿元,下降31%。

看得见的土地我全要了

很大程度上,富士康过往的辉煌来自中国大陆。

1988年,借着两岸结束隔绝状态、恢复民间交流合作的历史性契机,郭台铭在深圳西乡崩山脚下,创办了一家名为“富士康海洋精密电脑插件厂”的小企业,迈出了在大陆发展的第一步。

当时,台湾的地价节节攀升,便宜的土地越来越少;相比之下,大陆却有大量的廉价土地。1993年,郭台铭看中了还是一片野草长得比人高的深圳龙华,站在高处,振臂一挥,对当地官员说:“看得见的土地我全要了。”

低成本比较优势已经走到了尽头

台湾工人的月基本工资彼时超过2500元人民币,是大陆作业员的5倍。即便如此,在台湾有钱也请不到人。而在大陆的工厂门外,打工仔打工妹随处可见,不仅年轻能干,而且召之即来。

就这样,富士康承接着各路高科技公司一波又一波订单,从笔记本电脑到苹果手机,从数码相机到LED照明。

但这种低成本比较优势,俨然已经走到了尽头。一方面,因全球经济萎靡,出口订单大幅下降。另一方面,土地和劳动力价格的上涨,也让郭台铭的危机感与日俱增。

更大隐忧来自对苹果公司的依赖。尤其是2007年苹果推出iPhone以后,苹果销量的好坏成为富士康业绩的晴雨表。

作为代工企业,富士康在上游的零部件设计商和下游的产品销售商两者的夹缝中生存,赚取的代工费在整个产品的最终售价中所占寥寥,利润微薄。目前,苹果相关业务占富士康营收比例的近半,但苹果对供应商的苛刻,使富士康的营收自2007年以来虽增加了一倍有余,但净利润仅有40%左右的提升。

富士康转型,需要理解和时间

劳动力成本的增加和业务单一的风险,富士康早有察觉。

郭台铭多次公开表示,劳动密集型的代工业务,已不足以维持公司的增长需求,目前自己80%的时间,都是在为往后5年的产品布局。“只要愿意把利润拿掉一点,把单子拿回来,富士康的营业额就会增加了,不过这种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的事情,富士康现在不会去做。”

在富士康早年披露的规划中,公司将从往日的硬件品牌战,向生态系统战场转移。

目前,富士康已承接了小米、华为以及亚马逊手机Fire Phone的订单,它还计划在东南亚与分销商一起设计营销由富士康装配的黑莓手机。此举也被解读为富士康向价值链上游迈出的最大一步。

富士康38亿美元收了夏普

而去年8月收购夏普,则被称为是富士康的“二次创业”。富士康为夏普规划了物联网、健康生活、智能家居、高科技、洁净能源等五大业务方向。

与之相关的,是去年底郭台铭给广州送去的新年大礼:在增城投资610亿元人民币建立8K显示器全生态产业园区。富士康看中的,其实是8K显示器背后的影像数据。“目前网络传输的数据中,80%是影像,影像代表的是未来的数据,就像马云所说的,新零售,新制造,新技术,新能源,数据也是新能源,尤其是影像的数据,影像是最有价值的数据。”

同时,富士康还在大陆成立了约6家金融服务公司,为电子零部件供应商提供贷款和其他金融服务。如何在代工优势以及供应链厂商需求之间进行转换,也成为了富士康能否在金融服务市场上前行的决定性因素。

不过,如此广泛的各种尝试或许正说明,富士康还并未找到转型的真正方向。而其本身太过庞大的体量,也是限制其转型的桎梏之一。正如郭台铭所说,“富士康在转型,但需要些理解和时间。”

推荐文章

复制链接分享到微信

http://m.wukongshuo.com/news/20170113/96109.html

长按链接文字拷贝链接,粘贴到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