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说财经

明德视角丨湖畔大学,马云究竟要将其带到何方?

明德资本生态圈 193阅 2018-09-20

明德视角,由明德智库原创深度好文,不持有任何观点,只提供一个角度,为企业家看待问题提供另外一个视角,让你更客观地理解事实,进而做出更精准的决策。

明德视角-阿呆看世界

湖畔大学

滴滴司机杀人事件过后数日,滴滴总裁柳青才犹豫不决地道歉。本来毫不相关的湖畔大学,却因为部分学员几句安慰性的话语,引发了群众的普遍质疑,把湖畔大学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有人不禁质疑,湖畔大学究竟有没有道德底线?马云究竟想把湖畔大学带向何方?

江南会必定不是马云对湖畔大学的选项

江南会由马云、冯根生、沈国军等八位浙商共同发起创办,采用会员终身制,通过严格审核才可以成为会员。据称,入会会员均有一张只能使用一次的“江南令”,若遇非常难事,只要发出此令,八位发起人无论身处何地,均亲自赶来出手相助。

江南会于2014年1月应中央相关规定的要求关闭整顿,第二年初马云的湖畔大学便开业大吉。时间安排上如此“严丝合缝”,不由得让群众质疑湖畔大学就是当初江南会的延续。

阿呆认为,江南会不会成为马云对湖畔大学的选项。

部分阴谋论者曾影射马云的江南会是西山会、是东林党,这明显是低估了马云的政治智慧。在当前的政治生态格局下,以马云的智慧,怎么也不会走上朋党之路。

江南会或许只是马云人生中的一段侠客情结而已。

马云一生酷爱武侠。在阿里巴巴内部,马云的花名叫做风清扬,会议室叫做光明顶,核心技术研究院叫做达摩院,甚至桃花岛,罗汉堂,聚贤庄在阿里巴巴都能够找到。行走于阿里巴巴,仿佛置身于武林之中,顿生阳关古道,仗剑走天下的豪情。

江南会中的“江南令”与金庸笔下《侠客行》中谢烟客的“玄铁令”如出一辙,从“谢烟客重言诺,只要手持玄铁令,即使让他自尽或自断一臂也绝无问题”到如今商海“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江湖救急,无不彰显着马云个性中的侠义心肠。

第四届 湖畔大学合影第四届 湖畔大学合影

打造商业帝国也不应是马云对湖畔大学的终极选项

有人说,马云是想将湖畔大学打造成一个为其商业帝国服务的特殊圈层。

诚然,马云打造其商业帝国已是既定事实。阿里巴巴起初以电商起家,而后不断投资控股,如今马云的商业帝国已经包含国计民生的诸多产业。

但是,阿呆依然认为,一个为其商业帝国服务的特殊圈层不应成为马云对湖畔大学的终极选项。

马云的商业帝国马云的商业帝国

李嘉诚以生产塑胶制品起家,如今其旗下公司业务已遍及全球,形成商业帝国;美国摩根财团等以金融为入口,最后跨界控制多个行业,形成了商业帝国;日本三井物产、住友商社等巨头依靠贸易发家,进而介入到金融以及各行各业,最终也形成了商业帝国。可见,资本趋利,发展成商业帝国,是生存壮大的需要。

但通过封闭性质的圈层来为商业帝国服务是行不通的。

幼时家境贫寒的马云幼时家境贫寒的马云

马云深知,在社会的底层和政治上层中间建立这样一个无底线、无原则排外的利益圈层,将会阻挡底层民众向上流动。

回顾马云的创业历程,其本人也是从底层步履蹒跚着走上来的,深知创业不易,所以形成封闭式利益圈层,于情于理都不应是马云的本意。虽然马云也曾以一个圈层内角色为柳老爷子振臂一呼,难脱嫌疑,但人们看到的或许是一种身在江湖的无奈。

互联网巨头之“二马”生态格局互联网巨头之“二马”生态格局

而且,阴阳相对,一个圈子一旦形成,与其对立的圈子也立即形成。马云非常清楚,对于企业,当马云的阿里系做了什么动作的时候,马化腾的腾讯系一定也会做类似的动作;对于社会,当整个社会的富人阶层形成一个圈子的时候,底层老百姓就会形成与之对立的圈子。而后者,将明显激化社会矛盾,有可能为自己招来灾祸。

马云或许是想通过湖畔大学为国家批量打造精英

有专家揣测,马云的湖畔大学在试图打造中国“松下政经塾”,为国家批量培养高素质、有情怀的精英领袖。

上世纪七十年代日本政坛权钱交易丑闻不断,连首相田中角荣都涉嫌受贿被捕。此情此景令日本经营之神松下幸之助痛心疾首,他认为,日本缺乏有理想和哲学思考的政治家。改变现状的关键症结在于,培养政治新军,为“无名、无势、无钱”的平民子弟铺就竞选通道。于是,85岁的松下幸之助成立松下政经塾,从教育入手,为日本社会培养具有远大崇高理想的政治家。

日本松下政经塾日本松下政经塾

短短30多年,松下政经塾的学员分散在不同党派中,或者干脆是无党无派人士。他们已经是日本政坛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这其中的佼佼者如:野田佳彦(首相)、前原诚司(外交大臣)、高市早苗(安倍内阁现总务大臣)、小野寺五典(防卫大臣)……

与日本的精英教育类似,美国的精英教育历史更是源远流长。常春藤大学为美国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精英群体。

美国犹太人正是通过常春藤,从被歧视的弱势群体,成为遍布美国上层建筑的强势族群。常春藤培养的是学会统治的政治、经济、社会领袖,今昔44任美国总统当中,共有15位总统毕业于常春藤盟校(约34%)。正是精英政治,将美国推向了世界的巅峰。

而马云似乎期待着把湖畔大学打造成中国商界的政经塾和常春藤。

与松下幸之助的商人身份和家国情怀相似,商界大佬马云希望能够通过教育改变现状。校长马云在新学员入学面试现场表示,创办湖畔大学的初衷,是相信中国要发展、要进步,必须要有企业家精神,必须对未来开拓。

但是,阿呆认为松下政经塾还不是马云对湖畔大学的最终诉求。

当下全球政治、经济一体化已是大势所趋,诸如贸易、民生、环保等很多问题已经不是一个国家能够独善其身的了。如今的国家精英如果只为了本民族利益可能已是目光狭隘,真正的国家精英需要具备全球胸怀和普世价值观,所有民族的利益都应纳入精英们的考虑范畴。

习近平总书记的大国担当习近平总书记的大国担当

2017年1月17日、18日,习近平先后在达沃斯和日内瓦发表了两场关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旨演讲。习近平站在人类历史发展进程的高度,以大国领袖的责任担当,以“以天下为己任”的情怀给出了中国方案:“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现共赢共享”。

马云在阿里巴巴2017年会上表示:“我希望我们最后受到尊重的原因,不是因为我们排名世界多少,而是因为我们能够为中国、为世界创造价值、解决问题”。

由此可见,马云的格局已不是打造一国精英,马云的视野已不仅仅局限于中国。

2016年3月,马云现身博鳌,呼吁全世界建立一个e-WTP(电子世界贸易平台)的平台。这一设想可以帮助发展中国家和中小企业参与全球化,让消费者在这个平台上实现“全球买、全球卖”。

2017年1月11日,马云出现在美国,承诺在5年内创造100万工作机会;1月18日,马云出现在瑞士达沃斯论坛,连会巴基斯坦和挪威两国总理;2月3日,马云出现在澳大利亚,见总理特恩布尔;3月22日,马云出现在马来西亚吉隆坡,这一天,首个

eWTP海外“试验区”落地马来西亚;5月2日,马云出现在阿根廷的总统府;5月4日,马云出现在墨西哥,与墨西哥总统会谈;6月20日,马云出现在美国底特律的中小企业论坛;7月21日,马云出现在非洲,会见卢旺达、肯尼亚等国总统;9月25日,马云出现在加拿大中小企业家论坛,面见加拿大总理;10月17日,马云出现在俄罗斯,出席开放性创新论坛……

马云54岁的马云退休,回归教育

2018年9月10日是教师节。当天马云宣布了其退休计划。他曾表示,“自己误打误撞搞了20年商业,最后还是会回归“教师”这一行。”

在中国教育过度市场化,在中国高校过度政治化的今天,马云先生的教育回归,意味深长。马云对湖畔大学的办学意图似乎有着更高的追求。

马云究竟会将湖畔大学带向何方,恐怕只有马云自己知道。

推荐文章

复制链接分享到微信

http://m.wukongshuo.com/news/20180920/150073.html

长按链接文字拷贝链接,粘贴到微信分享~